正所谓

妈的

趁没人发个变态言论

关于意识流的结局

如果是be
尉迟成功入轮回,因为介入了老狄的人生是不符合“规律”的,所以他所带来的“影响”也在逐渐被大家“遗忘”(非主动),老狄隐约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但时间久了他只觉得是自己小时候太寂寞臆想出来的一个人,最终也结婚,终老,平淡一生
二十多年之后,老狄应邀来洛阳大学讲课,新生入学,老狄前脚进入教室,转世的尉迟(是学生)就不急不慢的在老狄的注视下进入教室。
红发蓝眼,老狄精神一阵恍惚,眼前忽然就出现了器灵的尉迟,他揉了揉眉心,开始讲课。
下课后,他叫住了戴着耳机(就是酷酷的)尉迟,问他叫什么,尉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尉迟真金”,然后老狄就忽然流泪了,尉迟歪了歪头,“您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有见风流泪的老毛病了。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哭了。”
“毕竟总有些人解释不了的东西。”(这句是器灵尉迟说过的话)
老狄就,流泪不止,挥挥手跟尉迟道谢让他走了。
后来老狄就回老家了。
此生再无交集。

意识流码住


老狄是考古学家,小时候在他爸的考古现场捡到一个很小的环状玉石,上面有器灵,就是尉迟,其实这个玉环是一把唐刀上面系的装饰物,小孩子嘛,有天眼,就看到尉迟站在自己对面叉着腰看他,说:“没戏,又是个小孩儿。不过我还得谢谢你放我出来。”
狄属于那种,轻微的交流障碍,而且灵异体质总是招鬼,于是尉迟就留下来照顾小狄,算是报恩,但是有一次遇到了很凶的,恶鬼,尉迟的灵体几乎被拦腰斩断,他告诉小狄自己可能要睡很久,不出来了,要他自己照顾好自己,然后把小狄这部分记忆删了,小狄醒来之后是在家,手里还握着玉环,但是裂纹很大,于是去找了他爸,他爸说没办法只好金镶玉了
他就…,一直想,自己忘了什么,他就记得要把玉保存好了,别的都不记得了
然后过了好多年,狄去考古,一个被水淹了的古镇,差点被水鬼neng死,还好尉迟养的差不多了出来把他救了鱼本来想回去接着睡大觉,结果发现回不去®
他因为受伤很重,所以这几年一直昏着,发现山上多了个大金腰带表示要勒死了当时老狄还昏着,然后尉迟就一边转圈一边扒拉自己身上的腰带老狄醒过来之后还以为是周边风景区的特色节目连连点头鼓掌
于是被揍了)
尉忽然就想起来刚才在水下看到的一个东西,(没错就是亢龙锏)他一伸手想拿的时候就感到一阵强烈的,戾气,差点把他灵体震散他不想告诉老狄之前的事情,就说自己是附近居民)
老狄觉得眼熟而且并不相信穿着一身唐服硬说自己是纯朴山民的尉迟
尉迟出现之后玉有了新的变化)金镶玉的接口开始变红了)是出血了®不过不是鱼的血👌是当初立契的时候小狄的血
就,很衰
鱼怕老狄认出他不是人,总在清净处忽然跳出来见他
但是,就是恩我的be之魂蠢蠢欲动

噫呜呜噫

坑王来也:

狄尉合志《正是洛阳景》/《携君共雨云》今天正式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ut_sk=1.VWva8L5gsFQDAN%2B68a968Pja_21380790_1536314865824.Copy.1&id=576836037549&sourceType=item&price=5.5-144.5&suid=0500B198-DDDC-49A3-8E56-E5F535082C4C&un=38088d388839e1ed46e6040d6f65052e&share_crt_v=1&sp_tk=4oKselhKS2IzVW4xYzbigqw=&cpp=1&shareurl=true&spm=a313p.22.2lm.969364340230&short_name=h.3UJnrY5&app=chrome

这是一套由30多位太太倾情联手、历时一个多月、才打造出的总共26万字及27张插图的超豪华合志!

这也是一套无盈利同人志,staff们辛苦一个月,而po主作为主催,实在无法做出为了压低成本而降低全书质量的选择。小圈出本不易,狄尉更是我本命cp,只希望给大家带来最精美最值得收藏的合志,为了保证我们Staff的努力和心血没有白费,这本合志无论封面、扉页还是彩色插图,用纸都较普通书籍更为精致,因此成本也更高,详情请见宣图。

狄尉圈走到今日,历时五年,无论过去未来,我们都永远为狄大人和尉迟大人疯狂打call!!

【关于可加购周边】
可加购的精致大理寺金吾卫合体款书签,烫银+烫金工艺,成品将会非常精美丽!我们staff都觉得这张书签像是大理寺和金吾卫联姻的请柬卡【bu

可加购的20张明信卡,也由非常漂亮的刚古硅蓝纸制作,刚古硅蓝纸拥有非常典雅的纸质,这套明信卡绝度不可错过!

最后是我们可加购的超华美古风海报,宣清纸自带古风效果,搭配海报筒,绝不担心会压皱!

注意:全套购买,运费将超重!预售为期14天,

请大家不遗余力点赞扩散!!!

各位狄尉女孩,冲鸭!!

我爱爪爪噫呜呜呜噫呜我对不起她😭

玄的水:

是给@正所谓 环太au的配图,画不出原作里的那种感觉orz凉哥真的超棒的!!!

【狄尉】【Neuron link】环太平洋AU

(三)
半个月后某日4:00A.M.
狄仁杰被来电铃声吵醒了,他接起电话:“您好…哪位?”
“老狄,是我,尉迟真金。很抱歉现在就把你叫醒,但请你现在立刻洗漱收拾一下,穿便装,我在一层的休息室A等你。”尉迟压低了声音,说完便挂了电话。
“啊?”狄仁杰对着手机屏幕,愣了一会之后,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真会使唤人。”狄仁杰自己都很惊讶,为什么他就是不想生气反而想笑。
二十分钟后,狄仁杰走到了休息室门口。
门口站着一个黑色短发的男子,戴着茶色的墨镜,宽大的浅棕色飞行员夹克敞着怀,里面是一件白T恤,高腰的紧身黑色牛仔裤,以及一双黑色的马丁靴。
狄仁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真金?”
尉迟真金摘下墨镜露出海蓝色的眸子,冲狄仁杰狡黠一笑,“这回倒是认出来了?”他指了指虚掩着的门,“进去吧。”两人推门进去,看到静儿和水月拿着化妆包,旁边架着一个镜子,两个女孩子看到狄仁杰都眯起眼睛笑了,“交给我们好啦”。
“怎么回事?”狄仁杰回头尬笑着看向尉迟。
“额本来今天这个任务只有我去执行而已,但是三点左右的时候,对方听说了您狄仁杰狄教授到了洛阳基地,执意要求要和您见上一面,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拜托你,但是你不用担心我会保证你的安全,而且因为是要便装出行,所以还需要化妆,那就请你多包涵喽。”
狄仁杰看着举着各种化妆用具向自己一步步走来的静月两人,默默抬手护住了自己的胡子。
……
折腾到快五点,狄仁杰感觉自己已经换了一层皮。
狄仁杰现在穿着一件卡其色长款的风衣,搭配了一件纯白色衬衫,黑色的休闲裤,咖啡色高帮鞋,背头加上金边的圆框眼镜倒是增色不少。
“你看我就说嘛,两个都是潜力股,只要好好打扮一下,保证人模狗样的。”水月对静儿很自信的说,点了两下头像是在自我肯定这个说法。
静儿冲尉迟和狄仁杰竖了个大拇指:“两位可以上路了,假日快乐。”
——————————————————————————————————————————————
基地地下有着和城郊连接的通道,两人从传送舱走出来乘直梯到达地面经过身份验证之后,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打开,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尉迟走上前去掏出车钥匙,拉开车门冲狄仁杰打了个手势,狄仁杰很自觉的老老实实得坐到了副驾的位子上。
“没想到您还会开车…真是三生有幸…”狄仁杰系好安全带,他本来以为他们两个有专门的司机,没想到竟然是尉迟亲自驾驶。他在洛阳人生地不熟,况且洛阳的路是全国有名的复杂,交规严格出于为两人任务时间的考虑,狄仁杰也就心安理得的当了回乘客。
“刚才静儿说假日?”狄仁杰问道。
“对于我们这种特殊军人来说可能回一趟城镇就算是放假了吧。而且这次虽说是任务,事实上也只是取个无关紧要的文件来给双方一个面子而已,关键是对方貌似很执着要见你一面,所以得安排一下。本来今天不是我当值,算是借老狄你的光,正好我想你也许还没有在洛阳好好逛过,所以还是我这个本地人开车带你去比较好不是吗?没有事先告诉你就安排了行程很不好意思,你要是有什么想改的行程可以随时告诉我。”尉迟直视远方的城区,勾唇一笑,踩下油门。
“那就多谢您了。”狄仁杰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5:48A.M.。
——————————————————————————————————————————————
在洛阳大学的顶层实验室进行了一个疑似粉丝见面会的会议之后,两人圆满完成任务开始了闲逛。
车停在大学的地下车库,尉迟走在前面:“先去吃早饭?”狄仁杰点了点头。
7:00A.M.
两人坐在一家仿唐式的饭店的二楼的单间,面前摆着精致的菜式还有各色点心,“简单的”早餐之后走到了街头上。
两位“人模狗样”的男士自然引来了街上众人的围观,尉迟竟然还偏要往人多的地方跑,旁边已经产生了类似于明星效应的大量人群,狄仁杰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儿,尉迟一把拉住狄仁杰的胳膊,狂奔了一阵之后,两人挤进了一条无人的小巷里,向小巷的尽头走,狄仁杰侧身躲过几个靠在墙上的扫帚,尉迟停下脚步警惕的四顾,见狄仁杰似是要开口说话,他忙抬起手一把捂住了对方的嘴。他微微蹙眉,把手指竖在唇前,示意狄仁杰不要出声,狄仁杰颔首表示自己明白了,尉迟这才松开手。
本来就是两栋居民楼之间的狭小空间,一个人通过都属勉强,尉迟刚才一着急险些一个趔趄撞在狄仁杰身上,他垫了两步站直了,伸手直接穿过狄仁杰的臂弯,表情凝重地在狄仁杰后背摸了好一会,脸都快要贴到狄仁杰身上了,他轻轻捏着一个大概有绿豆大小的东西站直了身,递给狄仁杰,“我们一会去天王庙那边逛一圈吧。”尉迟说的自然,音量也相较之前更大了些。
狄仁杰一边回答说“如此甚好,”一边伸手伸手接过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型的监听器兼定位仪,这东西实在巧妙,还会随周围的环境变色,也难怪尉迟总往人多的地方挤,怕是早有预感。
他看向尉迟,尉迟挑了挑眉做出“我不擅长这个”的口型,狄仁杰犹豫了下翻了好一会发现原来这是个单项操控的仪器,被监听的那一方没有办法在不破坏仪器的情况下停止其运作,若是在基地还好说有各种精密的设备可以用来破译,现在身边的电子设备也只有手机而已,能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的软件也没几个,狄仁杰犹豫了一下掏出手机按下了扫描的军用软件,扫描完之后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这附近有没有清心茶坊。
尉迟点了点头,在前面带路。
两人在途中断断续续的扯东扯西。
路过一个百货超市的时候,狄仁杰走到一家开封菜门口停下了脚步,因为是快餐厅人很多,他顺手把监听器放到了一个桌底。
快步来到了清心茶坊门口,这家全国连锁的大集团旗下的茶馆貌似是没有预约不能进的,尉迟把手插进了兜里看向狄仁杰,狄仁杰冲他眨了眨眼,把手机递给了大堂经理,视频通话的画面正是现如今清心茶坊的大股东元稹,在这位元先生的帮助下顺利进入了顶层的观光厅,尉迟倒是奇了,狄仁杰看到尉迟眼里都快要溢出来的好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之前机缘巧合救下了元稹先生和银睿姬小姐,所以有这般特权,我想论到保护客人隐私最好的去处莫过清心茶坊了,才叫真金你领路到这儿。”
尉迟挑了挑眉:“银睿姬,是那个有名的女性模特吗?”嗅了嗅摆在面前的名品雀舌,一股清甜的香气瞬间充盈了鼻腔,尉迟不由得心情大好。
“是啊,怎么难不成你喜欢那种类型的?虽然外界传言有好有坏,但我觉得她人很不错。”狄仁杰坏笑着呷了一口茶,“不过貌似他们二位正在交往。”
“胡说什么呢?”尉迟微微瞪了一下狄仁杰,“…找了男朋友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也不告诉我一声,亏我还把她当亲妹妹看。”
“哈?”狄仁杰差点没把嘴里的茶喷出来,“那银小姐和你有什么关系?”
“之前我们两家是邻居,虽然后来我不住那里了但是还是一直保持联系的。”尉迟伸手戳了戳茶杯,一手托腮看向外面,沉默了一会儿,他问:“老狄,你是为了什么才参与这方面的研究的?”
“我吗?我父亲是亢龙锏计划的最初策划者之一,五年前在怪兽的袭击中牺牲了,虽然这样母亲依旧支持我为国家尽力,也算是要了却我父亲的心愿,再加上我本来就是专修这方面的,毕业之后通过了国家的考核进入了长安基地,自那以后我就继承了他的研究直到现在。”
“…抱歉。”尉迟垂着眉看向狄仁杰,“那伯母呢,你长期在外,总得有个人照顾…”
“之前在长安的时候倒是能常常回去探望,不过现在倒是不怎么方便了,好在她是洛阳大学的教授,平时还有学生在身边照顾着,谢谢你的关心,她要是知道有你这么个大人物替她忧心肯定很高兴。”狄仁杰放下茶盏,“那你呢?你又为什么要当战斗员?”
“其实咱们两个挺像的,我父亲是战斗员,我母亲则是有名的演员,我十五岁的时候我爸牺牲,我妈一病不起半年之后也随我爸走了,我被表姑,也就是武首席他们一家收养,一直以来接受着训练和教导,不做这方面的事情恐怕我也没什么擅长的事情了吧。”尉迟笑了笑,摸了摸下巴,“现在想想从最开始怪兽袭击到现在已经有十二年了,转眼我都二十四了,”他看向狄仁杰神情严肃起来,“科技在进步…现如今我们已经有了日渐完备的用来抵抗怪兽的军事系统,但时间过得越长,人们就会逐渐忘记第一次的恐惧…这样是不对的,三年前…虽然没有人民伤亡,但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当时的场景…要想安定的深处没有危险在蠢蠢欲动,就得把祸害连根拔起才行…”他抿唇看向狄仁杰,张了张嘴硬是没说出一句话,他垂下头,神色晦暗不明:“你听说了吗,一个月之后的精卫计划。”
“…我略有耳闻,是关于炸毁海底虫洞的计划吧,我本以为会再迟一些的。”
“等不了那么久了…老狄,精卫计划的时间是经过周密计算的的,那天刚好会月食,月食之夜,虫洞的信号波会短暂的紊乱,使大量的怪兽如潮水一般出现,三…五…不,若是十只也不是不可能…具体还要看预测部门的数据…不过这也是我们人类唯一的机会,虫洞使这样数量的怪兽通过,其本身也会变的更脆弱些,只要我们通过洞口将其炸毁,一切就结束了…我也会参与这次行动,只是…”尉迟用手拄着额头,“我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搭档,我总是……”尉迟猛地抬起头,他的眉头紧锁,紧紧盯着狄仁杰“你应该知道的,我…”他又低下头重重叹了一口气,弓着背用左手捂住了脸。
“…真金,老实说你觉得我的脑力如何?”狄仁杰走到尉迟身边坐下,伸出手来本想抚两下尉迟的后背,却又停在半空,犹豫了几秒后把手收了回来。
“你…很聪明,还很冷静,很会谋划。”尉迟顿了顿,“你比我勇敢多了。”
“说出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确实是这方面全国数一数二的高手,我还会心理疏导,那么尉迟将军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呢?”狄仁杰笑眯眯地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况且我也是经过训练期的,身手不能说有多好但也不差,更何况搭档,尤其是我们这种战斗员,是要凭默契也就是神经元链接的,就算我身手再不好,脑子倒也应该能跟得上你的思维,对抗怪兽不需要太多的技术不是吗?只有双方充分信任,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搭档,如此在战斗中双方才能的发挥才会最大化,东来和静儿不就是如此吗?”
尉迟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再说吧,这件事还需要上级批准……”
“我就当你同意了,恩?”狄仁杰笑了,他把尉迟杯子里冷掉的茶倒进茶海,倒上热茶。
尉迟苦笑着接过,“我可没有同意。”他顿了顿,“这次是全国联合的任务,想必各地的人才都会在这一周内抵达洛阳,如果真是没人可用了,我再考虑考虑你!”尉迟长臂一伸挎住了狄仁杰的肩膀,这个姿势维持了不到二十秒,尉迟把手收了回来“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你参与这次行动,毕竟你这家伙应该还没找女朋友吧,恩?”他大笑了一阵,“起码得让伯母早点看到儿媳妇不是?”
“还说我呢?您这英雄才俊还没寻得佳人,狄谋又怎敢抢在您之前呢?”狄仁杰又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
“我若是想找,追求者都能从市中心排到洛阳海里面去!…但是我目前不会找伴侣,你们技术员还好…我妈当初等我爸的时候真的很痛苦,我不想有人和她一样。”尉迟长出了一口气。“我想身边的人都能过得称心,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