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

妈的

《信》

无脑甜饼,咸鱼写作,能接受向下Σ(|||▽||| )



“尉迟大人呢?”狄仁杰提着一个小包裹轻声问一个小侍女。
“尉迟大人去后院研究刀法去啦!”小侍女脆生生地答到。
“那麻烦你带路。”狄仁杰笑眯眯的在心里打着算盘。
刚刚平息封魔族带来的混乱,武后见尉迟真金受伤且于是强行让尉迟放了几天假,尉迟心里自然是不乐意,但毕竟是顶头上司的命令,也不得不听,尉迟这几天定是闷坏了。
想到这儿狄仁杰笑了两声,胡子一翘一翘的。
不过这封故友来的信他看了必定高兴。
“就在这门后。”侍女指了指门,施了一礼离开了。
“尉迟兄!狄某来访。”狄仁杰拉长音大声喊了一句,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尉迟真金坐在一棵梨树下,赤色长发散着,汗珠滴滴答答的往下落,他一手压着唐刀,见来者,微微抬眼,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来的挺巧,我乏了,要是再早一会来说不定我会拿你练刀。”
“好在我这颗脑袋还在我的脖子上。”狄仁杰笑着踱步到尉迟身边,“我带来些好东西,尉迟兄猜猜是什么?”
“不会是老狄你的脑袋就是了。”尉迟看了看狄仁杰手里的包裹,挑了挑眉。
狄仁杰把包裹轻轻放到尉迟怀里,“是睿姬和元公子写给我们几个的信。”
尉迟听了笑容更甚,“他俩也真是,不都说了别再联系了吗?”嘴上虽埋怨着手上却急慌慌的打开包裹拿起信看。“……他俩倒是快活去了,好一对神仙眷侣。倒是咱们还天天忙的要死。”尉迟拿出随信送来的西域制的匕首,上面的花纹很是好看。
狄仁杰把目光从信上移开,他看到尉迟的头发上落了几枚白色的花瓣,“尉迟兄别动”,他俯身,伸手把花瓣拿下放到掌上给尉迟看。
适才狄仁杰故意凑的极近,现在他眼看着尉迟的脸一阵白一阵红。
“放放放放肆!你这贼竖子!”尉迟趔趄着站起身飞快的向后退了几步,“本座身体不适先回去了!”说完就噌的施展轻功飞走了,当然这过程中还撞断了不少树枝,白花似雪一般簌簌往下落。
这慌里慌张的冒失样还真看不出来去者是金吾卫大名鼎鼎的上将军大人。狄仁杰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看了看地上尉迟因惶急离开落下的匕首和唐刀,忽然咧嘴一笑。
是夜。尉迟一飞出来就后悔了,他想起了自己那把心爱的兵器还躺在地上但转念一想狄仁杰那厮说不定还未离开于是决定晚些再去找,刚推开门就看到狄仁杰那张大脸。
“……”
“……”
两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了有一会儿,狄仁杰微施一礼,开口了“今日是狄某唐突了望尉迟兄海涵。”
“……咳咳……虽说不适,我也不该把老狄你留在那不管”尉迟真金清了清嗓子,声音越来越小。
“尉迟兄的信,刀和匕首我带来了,狄某告辞。”
尉迟目送狄仁杰离开,回屋打开包裹,一张字条漏了出来。
尉迟拿起字条看:狄某今日见尉迟兄气血上涌,面部烧红,许是染上伤寒,不如改日让沙陀看诊,狄某也可放心了。
尉迟的脸今天第二次一阵红一阵白,“混账——”他撞破屋顶追上狄仁杰一拳打在他脸上。
狄仁杰当场去世(×)。
把狄仁杰扔给一脸懵逼的沙陀,尉迟又飞回了府邸。他躺在床上盯着房顶破的大洞,他素来浅眠,这月光清冽……
糟,还睡个什么觉啊。
……
次日早朝。
武后看着狄仁杰一边脸上乌青一片,尉迟的脸似是比昨日更深了一个色号豪爽的大笑起来。
“狄仁杰,尉迟真金,这是怎么了。”
尉迟抢先一步回答“回天后,臣研究兵法忘了时辰。”
“回天后,臣昨日练功不当,御前失仪。”狄仁杰瞥了一眼在旁边磨牙的尉迟,忍住没笑。
“二位皆我大唐栋梁,平日里还要注意身体为国效力才是。”武后笑容更甚。
“是。”狄尉两人同时应道。
怕是日后定不能安生了。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