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

妈的

【狄尉】《七面人》(一)

(一)夜雨

狄仁杰提着灯笼走在回大理寺的小径上,蜡烛的烛光因为提灯者的匆匆步伐而明明灭灭。
天很阴,明月的清光被一大片厚重的浓云遮掩的十分微弱,燕雀飞的很低,民户中灯光也渐渐熄灭,狄仁杰放缓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天空。
风雨欲来啊。
身上又未带伞,少不了被雨水浇个通透了。
一阵冷风吹过,身后转弯处的巷口忽然传来脚步声,很轻,但又足以让狄仁杰听个真切。
“…”狄仁杰压紧了别在腰上的亢龙锏,渐渐加快了步伐。
身后传来玉翠互相撞击的声响,狄仁杰感到呼吸一窒,从脖颈一阵酥麻直传到脚跟,此时是七月夜里,再加上风雨将来,本应闷热无比,但从身后传来一阵阵的寒意使他的不自觉的打颤,不是他不想走,是他根本迈不动步子,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难不成是封魔族余党的方术?
他默念起心经。
身后那人向他走来,缓缓的,饰品的脆响在安静甚至于压抑的夜里显得更加诡异,听音约有三尺远了。
雨开始淅淅沥沥的下。
狄仁杰转动锏上的转轮,转身一挥,用锏直指来者,厚重而又庄明的振声划破寂静,几滴雨水弹起又落在狄仁杰的身上,随锏挥舞带起一阵劲风,吹落了那人的兜帽。
鲜艳的红发扬起,那人缓缓抬起碧蓝色的眼眸,雨水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滑下,白皙的脸侧垂着两缕赤发,剩余的头发被拢到身后,绿松石和黑曜石相间缀连的三条发链别在头顶一直垂到肩上,黑色的长袍带着白色的纹路,很明显是鲜卑族的服饰。
显然是尉迟真金的样貌。
狄仁杰的瞳孔猛地收缩,他尽力压下心中强烈的震惊和疑虑,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据尉迟的描述飞烟已被腰斩,但也不排除其如花火鬼夜一般施展方术走脱的可能性。
尉迟并不回答他的问题,看了看皇城的方向,又将目光转回狄仁杰身上,朗声到:“…下雨了,要小心。”
尉迟轻轻握住狄仁杰的手。
是温热的,带着人的活气的感觉。
狄仁杰觉得自己应该把对方的手甩开,但面对着这张脸,他心里又不大乐意这样做,看着对方如水般的眸子,他感到有些混乱。
一阵幽幽的香气传入鼻腔,头开始发晕。
这气味也确是尉迟真金所配带的香球中的味道。
尉迟一手握着狄仁杰的手,一边把额头靠到了狄仁杰肩上。
“今日天色已晚,来日还有要事要拜托与你,我们改日相见。”尉迟用手指在狄仁杰的手心划了两下才松开手,缓缓的从狄仁杰身边走过,消失在路的尽头。
片刻后狄仁杰才觉得身体恢复了自己的控制,怀中一物滑落到地上,激起一片水花。
是一把油纸伞,上面画着游鱼。
鬼使神差的,狄仁杰小心翼翼的撑开了伞。确认亢龙锏并未被掉包才又提起灯笼。
蜡烛竟变高了,烛光又明亮起来。
带着满腹的疑虑,狄仁杰回到了大理寺。
沙陀和水月正撑着伞挑灯站在门口等他,见狄仁杰归来忙迎了上去。
“老狄!我还以为你没带伞会被淋成落汤鸡呢,没想到……你这儿哪儿来的伞啊?”沙陀问着。
沙陀说话的声音不算大,但狄仁杰听来却直震得发晕,一阵天旋地转的强烈眩晕感袭来,他甚至能感到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
“等等……好像不大对劲!”水月一把搀住几近跌倒的狄仁杰,眉头紧锁。
“快!把他扶进屋!”

评论(1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