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

妈的

【狄尉】《魂穿》(二)

虽虽然这节并没有狄尉(芬)的互动,看起来好像还有点沙尉(芬),但但是相信我这一篇的CP走向只有沙月和狄尉两条线的OTZ对对不起我现在竟然还没写到狄尉(芬)的互动

(二)

沙陀把药给“尉迟”灌下去之后,过了半个时辰。冯绍峰醒了,他睁开眼,眨巴了两下眼睛。

尉迟真金的记忆到了我的脑袋里……好像又不大对劲我现在就是尉迟真金????

冯绍峰费力的转了转头看了看四周,的确是古代人用的东西和装饰,他还是很难接受穿越这个事实。

我还没拍完狄仁杰4呢徐老师一定会打死我的呜呜呜……等等我已经死了……那就不怕了!

不过虽然自己并非自然死亡而是他杀,他也不是很怨恨那个捅了自己的粉丝,但也不是一点也不恨,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是家里人对她不关心才这样的,木已成舟……但是不知道社会舆论会怎么样,希望她不会太痛苦。

要怪就怪我运气不好吧。

我现在还想什么别人的事儿啊!冯绍峰忽然意识到这一点,拍了一下床板。

果然我比较佛系,恩。

不过家人和朋友会很难过吧……唉,为什么当时不小心一点呢?

这一拍吓到了旁边煎新药的沙陀忠,差点直接掀翻了药罐。

沙陀红着眼睛冲了过来,他蹲到榻边,支吾了半天,哑着嗓子说:“……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活过来干什么给我添麻烦!”

冯绍峰看着沙陀笑了出来,他演了这么长时间的尉迟真金,自然也很了解这系列里的其他角色,他知道沙陀忠还是很关心尉迟真金的,只是嘴硬,沙陀和尉迟有时候都挺孩子气的所以才会斗嘴,但这之后的剧本来徐老师也没向他们这几个演员透露,可惜了这么善良孩子怎么最后就被仇恨吞噬了本心呢?不过多亏了他帮着调理这具身体,要不然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冯绍峰直起身,伸出手下意识的轻轻摸了摸沙陀的头,“让你担心啦,对……”

说到一半他卡住了,现在自己的身份是尉迟真金而非冯绍峰,竟然一时大意忘了自己的设定。他冷汗直冒,手也不知道往哪放好只好收了回来。

沙陀忠一脸惊恐的看着“尉迟真金”,两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

冯绍峰忽然就被沙陀忠狠狠抱住了,沙陀哭的断断续续的:“……老芋头你怎么变成这样啦?!怎么……还伤到脑子了?!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你治好的呜呜呜呜呜虽然你现在这样比之前好多了……之前你又凶又暴躁……啊我不是骂你这是事实你还活着就好……”

冯绍峰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确实……要想继续活着,就得演好了,演的一点破绽都没有,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不辜负这具身体的主人——尉迟真金,不过他现在鸠占鹊巢,尉迟又去了哪儿呢?

还是一会再想吧,先应付一下眼前这个状况。

他的心情也很复杂,死生乃人之大事,若无所留恋无人牵挂也就罢了,偏偏于人而言,情之一字是最难割舍的。

冯绍峰,啊,现在应该说是尉迟了,他缓缓的合上眼,把下巴垫在沙陀肩上,把手抬起来抚了抚沙陀的后背,“……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不过在这场戏开演之前,让我姑且做一会儿自己吧。

于是水月和狄仁杰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尉迟真金和沙陀忠这两个家伙抱成一团,一个哼哼着哭,一个一边拍着另一个的背一边哄。

水月和狄仁杰的脸当时就黑了。

评论(3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