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

妈的

【狄尉】【Neuron link】环太平洋AU

呃抱歉鸽了这么久(土下座)

还是高估自己了OTZ(混乱骂自己)

【Neuron link】

(一)
意外来得太突然,尉迟至今仍难以接受周迁战死的事实。
那是一种彻骨的恐惧和绝望,以及无能为力的悔恨和痛苦。
一开始他就该意识到不对劲的。
为什么在从未曾出现怪兽的海域忽然出现了异常信号波源,为什么自己没有好好想一想,为什么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有异形接近……
尉迟的体术远在周迁之上,整个洛阳基地没有几人能与之比肩,周迁与之搭档,无非是其与尉迟从小长大的默契导致神经元链接异常吻合,况且他本人的推演能力也比较过人的缘故。
假如我,假如我当时反应更快一些……
———————————————————————
两天前
尉迟和周迁凌晨三点起床开始巡逻任务。
周迁前一天晚上看文件到很晚,懒得起来直说让别人去不就得了,尉迟把周迁从床上捞起来,还嘲笑他说一天总没个精神头。
经过一系列组装和校准,厚重的黑色铠甲被连接到身上,足部,脊椎固定完成。
周迁笑着对他说:“最近好久没这么紧张了。”
他大笑:“有我在,你怕什么。”
周迁一向很迁就他,也笑,回答道:“是。”
他们像往常一样在海面上巡逻。海面平静无波,尉迟一挥臂,眼前浮现出数据投影,他反复确认后对周迁说:“还有三百米即将进入目标海域,确认双翼液压,动力核心有无障碍。”
“并未发现障碍。”周迁看向操纵台上的投影屏幕,“可以进入海域。”
两人精神紧绷,动作一致的操纵神都狩人机甲步向目标。
神都狩人是二代机甲,与十年前怪兽刚刚抵达地球时研发出的初代机不同,80米净高,攻击起来更快且迅猛,初始数值放眼整个洛阳基地也是数一数二的。全机甲以核能为动力核心,动力核心位于操纵平台之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机甲厚度较薄,受到重击有可能造成机甲部分失控甚至是驾驶员受伤,机甲胸前偏上六十米处是用透明的坚固材料制成的舱面,驾驶员的操纵平台就在这个舱面以内。
在即将靠近目标中心的时候,看到四周海面一片平静,连系统雷达和扫描器都没有任何异常反应的时候,尉迟松了口气,他看向周迁,说:“或许只是大群生物的生物波辐射……”
他话还没说完,雷达发出尖锐的声响,他的瞳孔猛地收缩,警报声刺激得他从脊梁骨底一直麻到后颈,他喊:“战斗预警!”
“五点钟两百米!三十秒!”周迁扫了一眼投影。
两人同步回身,巨型机甲掀起巨大的水花,扎步,振臂向后,一臂在前护住驾驶舱,一臂端在腰侧伺机而动。两人的神经元链接高率同步。
一巨兽腾水而起,凌空越过神都狩人,其巨大的身形直接将狩人笼罩在其阴影下,它飞快的进入水中,且不说它令人瞠目的跳跃能力,形如蝠鲼,就单论它的身长,翼展,也足矣抵得上一轮中型母舰。这是一只资料中从未记载的monster。
来不及惊讶,尉迟喊:“刀!”
唐刀平时是安装在背部的,备刀最快也需要15秒,这期间他们根本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尉迟操纵的是狩人的右半翼,他伸手到背后猛地抽出模拟器,橙蓝色的刀身投影在挥舞的过程中逐渐成型,周迁负责左翼,保持整机的平衡以及臂炮。
那巨兽猛地腾空而起,直向狩人撞来,两人都举起双臂,狩人右臂持刀,左臂的涡轮系统嗡鸣作响,刀刃迎着怪物的头部劈去,这招原本势在必得,谁想那怪物竟在空中回身,长有力的尾鞭精准的击中了狩人的右臂,又落回水中,两人同时向后重心向下稳住身形。
刚稳定机体,怪物的尾鞭竟直直向驾驶舱袭来,左侧舱面被击破,冰凉的海水四溅,连带着透明的碎片迸溅到驾驶舱的基面上,一时间舱内警铃大作,橙黄色的灯光亮起,“WARNING”的警报声异常刺耳。
那尾鞭长驱直入猛地缚住了周迁的腹部将他拉向外侧,他颈部和肩周链接驾驶员与机体的“神经”被一根根扯断,周迁奋力转向尉迟向他投来求救的眼神,尉迟嘶吼着伸出手想奔向周迁,奈何“神经”将他束缚在原地,原本由周迁承担的那一半精神压力也猛地降到尉迟身上,尉迟双膝一软,急火攻心,热血上涌,一口鲜血喷在了面罩上。
尉迟举起左臂,眩晕,压力,恐惧使他几乎无法冷静下来,驾驶舱内大部分瞄准技能已经失效,他奋力睁开一只眼睛,看准巨兽的头部按下按钮,橙红色的能量光束带着几千摄氏度的高温直击,怪物躲得虽快,左边的翼部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巨兽咆哮一声落入水中逃走了,狩人一个趔趄险些跌入水中。
周迁直至最后的神经元也与自己相连,他的痛苦,绝望,恐惧,以及最后留下的那句“活下去”使尉迟陷入到了悲痛的泥沼中。
尉迟挣扎着,茫然的四顾,系统定位到了最近的长安基地,他费力的抬腿,缓慢的走向岸边。
长安基地上两个鲜红的LED logo“长安”映入他的眼帘。
他声音沙哑,喃喃道:“…长,安…”
与此同时在海岸巡逻的狄仁杰第一时间发现了正在向岸边靠近的机甲,他掏出通讯器,喊到:“朱雀三,七,九号前来支援,我是狄仁杰,36号海岸出现伤员,目测为二代机!再重复一遍!朱雀三七九!36号海岸立刻前来支援!”他跑向狩人的方向。
在距离海滩二十米处,尉迟双膝一软,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几近崩溃,是想着周迁那句“活下去”以及强烈的复仇的欲望才强撑着他挣扎着到这儿,狩人失去平衡,双膝率先着地,双臂支地勉强缓冲了一下冲力,接着整个机身都倒在了海滩上。狄仁杰不敢上前,对方是敌是友也未可知,这台机甲的标志已严重受损,从刚才来看似乎是核动力,随时有核泄漏乃至爆炸的危险,况且看不出来是哪个国家的武装。咬了咬牙,心想还是人命要紧。狄边仁杰一边小心避开机甲的碎片,一边小步跑向驾驶舱。
尉迟颤抖着拍下左臂上的按钮,“神经”一条条撤下,他挣扎着站起身向外,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了。
此时正是冬季,破碎的面罩无法阻挡袭来的冷风,尉迟剧烈地喘息,呼出的气息成了白雾,他茫然的看着四周,一步一晃。
狄仁杰忙迎上来,冲他喊:“你怎么样!”
尉迟真金此时已经听不清狄仁杰喊的话了,他身形一歪,横倒在地上,狄仁杰跪下来扶住他的头放到自己腿上,面罩上的血怵目惊心。
“就你一个人吗!另一个驾驶员呢?”狄仁杰俯下身凑到尉迟耳边。
尉迟只听得“另一个”,他哽咽着说:“…死了。”
“这是……哪儿”尉迟的脑内一片混乱,周迁被拽走时的情景在他脑内激荡,他的目光逐渐涣散。
“这里是长安,不要怕,你安全了。”狄仁杰握住了尉迟的手,战后安抚和战局谋划是他的专修,眼前这人想来是战斗中失去搭档,可能受到了极大的精神打击,而狄仁杰负责的就是安抚,防止驾驶员精神失常。
“…长,安…”尉迟看着狄仁杰,他眼中狄仁杰的轮廓很是模糊。
“对,长安。”狄仁杰重复了一遍。“你已经安全了,别怕,我是狄仁杰,长安的执行官。”
“狄…”尉迟的声音越来越弱。
“狄仁杰,长安。”狄仁杰又重复着。
“何能…常…安…”尉迟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
尉迟再醒来是十小时之后。
武则天知道自己的义子出了这样大的变故很是惊讶,这位首席执行官向来雷厉风行,她立刻安排了直升机去接尉迟返回。后因尉迟伤势过重不宜移动,就暂时安置在长安基地救治。
随直升机前来的是技工兼医生的沙陀忠,他和尉迟在学员时代就认识,关系不错,尉迟一直顺风顺水,沙陀头回见到他这样落魄,再加上得知周迁牺牲,在一瞬的震惊后,他很块镇静下来开始查看尉迟的伤口并核验数据。
身份等级的原因导致狄仁杰直到尉迟离开长安返回洛阳,也再未和他见上一面。
直到三年后。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