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

妈的

【狄尉】【Neuron link】环太平洋AU


(二)
这三年,尉迟真金从第一线退了下来,把精力主要投到培养新一代学员上。
裴东来和上官静儿是他带的最出色的两个战斗员,同时这两人也是一对搭档,驾驶的是“苏聂尓科”,即与洛阳基地合作研发这部机甲的国家的语言里“雪”的谐音,设计属于二代机,吸取了神都狩人的教训,苏聂尓科的部分机甲厚度提高到γ级别,但这并不影响整体的敏捷度,历时一年组装完成,裴东来负责左驾,左手执双面带刃的巨斧,劈砍时斧刃会根据驾驶员的操纵施以极端的温度,这是这台机甲的独特之处一,另一个特点即是上官静儿负责的右驾,苏聂尓科右手持鞭,鞭子上带着暗钩,在抽击的同时经操纵后暗钩会狠狠刺入怪兽的表皮,进而分为设计A和B,设计A即释放之前研发出的能够融化怪兽身体组织的溶液。不过这种溶液的研发成本极高,且怪兽的体液对地球上的生物来说就像毒液,所以一般情况下是启用设计B,B则是由鞭子变成蛇剑。这两大特点使“苏聂尓科”的战绩格外出色。因此武则天也对尉迟这种类似于“罢工”的行为相对来说放任了些。
尉迟在周迁牺牲之后,把头发剪短了现在长度刚刚到肩头,嘴上说是觉得麻烦,与他交好的人都知道事实上他是于心有愧并且以此明志。
———————————————————————
7:00A.M.
洛阳基地食堂三楼
沙陀端着盘走到尉迟对面,尉迟正小口吃着菜,旁边坐着东来、静儿、还有水月,水月豪爽姑且不提,这尉迟、东来和静儿吃起饭来却是坐得笔直且几乎一点声音都不出的,这三人形成的“低压带”使得这一桌附近几乎没几个人坐。沙陀的嘴角抽动了两下,拿起杯子灌了两口水,塞了几口菜咕咚咽下去之后,说:“老芋头,今天下午从长安调来的狄仁杰,是你负责接待的吧?”
尉迟放下筷子,拿纸擦了擦嘴,回答道:“恩。之前不是见过一面吗?”
沙陀咬了咬筷子,犹豫了一会儿,又问:“用我陪你吗?”
“都过去了,再者狄仁杰现在负责的亢龙锏的项目很重要,还是我去接待比较合适。”尉迟站起身,“等他到了,我会先带他到技术部,你在那里等着就好。”说罢,他转身离开。东来和静儿也跟了上去。
沙陀翻了个白眼,狠狠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水月抬眼,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别瞎操心了。”
沙陀悲愤道:“他一直都是那张臭脸我都才得管,只是可惜了东来和静儿,和谁学不好?偏偏跟了老芋头,要不是他们仨还有人的生命体征,我真当自己每周是在维修机器了。”
“其实我觉得裴子和小静还好啊,而且就我女性的第六感来看,裴子那小玩意儿肯定对小静有意思,倒是鱼兄确实该想开一点了。”
听到“女性的第六感”的时候正在和一块花椰菜过不去的沙陀狠狠地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吐出舌头吹了两口气,“就是因为狄仁杰三年前正好在那个‘龙王’事故里和老芋头见过面,我就担心一见面老芋头又想起来周迁的事情。”水月撂下筷,“你还挺关心他的。”她站起身,“还不赶紧走?都几点了还想磨磨蹭蹭到什么时候啊!?”
“诶诶诶你等我会儿!”沙陀抓起盘上的小笼包塞到嘴里,小跑着跟上了水月。
今天早上沙陀忠又一次没有吃完早饭。
3:00P.M.
下午的天空略阴,直升机的螺旋桨的嗡鸣声震得人耳朵发痛,掀起的气浪汹涌而来撩起了尉迟脸颊两侧垂着的头发,狄仁杰摘下耳机走了出来,尉迟缓步上前,敬了军礼。看到尉迟短了不少的头发,狄仁杰稍稍楞了一下,尉迟很爽朗的笑了,抬手理了理被吹得有些乱的头发,“怎么?狄先生靠外貌识人?”
“是我冒犯了。”狄仁杰也笑,两人握手。
“三年前承蒙先生照顾,奈何公务缠身,今日在此谢过。”尉迟微微一颔首,嘴角笑意不减。
“哪里,狄某职责所在。再者治疗您的是沙陀博士,我并未实质上派上什么用场。不嫌弃的话,直呼我的名字就好,在下狄仁杰,字怀英。”
尉迟一挑眉,侧身,“随我来。”
接下来的便是冗杂繁琐的各种登记和会面,直到晚上七点左右,狄仁杰才稍微歇了一小会。
他这次由李治首席“直接委派”,不如说是因为武则天个人对亢龙锏系统的兴趣而已,表面上讲得漂亮:亢龙锏系统的实用性测试,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这其实是李武两夫妇之前的个人纠纷问题。
武则天对他确实也是一点也不客气,见面第一句就问研发的进度。
其实这是一个能够使神经元连接更深层次的系统,如果研究成功可以使人与人之间无需设备直接进行意识交流,甚至是所谓的“灵魂互换”。但出于人道和对其危险性的考虑,再加上能用的人才实在是少之又少,研发进程相对较慢,因为洛阳和长安的两大首席的联合支持,近日才被正式由试验性开发转变为研究任务,狄仁杰虽然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资料和研究,父亲离世之后多年来也在不断构思创新,各色人等都见过,但是这样强势的处事风格,还是头一回见到,不免有些担忧日后在洛阳的生活。
好在尉迟似乎是出于对自己的感谢在诸多方面很是照拂,当然也不排除这位武则天跟前的红人是来监视自己的可能性。不过毕竟专修过心理学,几天的接触下来,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尉迟这人很不错,才能也确实配得上职位,性格也豪爽。
至于沙陀,因为研究的项目有些地方是重合的,所以两人之前一直保持着联系,关系自然不用说。沙陀一直对尉迟对狄仁杰那种堪称神奇的友好态度表示难以置信,“真是活见鬼了,我第一次见老芋头对一个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这么亲近。”
“哈哈…”狄仁杰又眯起眼睛笑起来“可能是有缘分吧,我和尉迟先生真的挺合得来的。”
至于东来和静儿也意外地和狄仁杰相性很好。

评论(2)

热度(23)